联系我们


联系人:郝卓雅:13937197917 QQ:1453209304
        周巧艳:13103848632   
开户行:中国农业银行
户名:周巧艳
帐号:6228480711900493711(中国农业银行)
电子邮箱:1453209304@qq.com
乘车路线:在郑州乘坐火车打电话公司派车接
厂址:巩义市北山口镇南山口汽车站西1500米
网址:http://www.88qf.com

 

攀枝花4岁女孩喊外婆“妈妈” 背后故事令人泪目

发布时间:2017-12-22 浏览次数:347

   

 国际 国内 评论 图片 理论 外媒 直播 专题 滚动 原创

  

  

  曹复容教外孙女小心雨读书

  妈妈爸爸先后不幸离世,虽然小心雨的经历很不幸,但她也是幸福的。

  “因为她拥有世界上最温柔的爱,那是来自外婆的爱,也是妈妈的爱。”

  “你是外婆,还是奶奶?”曹复容已记不起,这是第多少次回答别人的这个问题。

  “我是来接女儿的。”笑着应答完,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,“你说是孩子妈妈吧,感觉年纪好像又大了点。”问急了,她也会解释,“国家二胎政策都放开了,所以又生了一个。”

  幼儿园门口,4岁的心雨(化名)趴在曹复容的肩上撒娇,“妈妈,我要亲亲”。但鲜有人知,拉开这甜蜜的一幕,幕布上的底纹有多悲伤与复杂。在血缘关系上,曹复容其实是小心雨的外婆,但在称呼上,小心雨已公开喊她“妈妈”一年多。尽管一些亲友不赞成,认为这样称呼会“乱了辈分”。但,这已是小心雨失去亲生父母之后,情感上最好的选择与依靠。

  “世上只有妈妈好,有妈的孩子像块宝。”这首歌是曹复容教会小心雨的,现在每天上学放学路上,小心雨都会唱几遍……

  特殊“母女”

  “我已失去一个心爱的女儿,不想再失去这个‘女儿’”

  12月18日下午,天空有些阴沉,冷风阵阵袭来,攀枝花实验幼儿园门口,排满了接孩子的家长。这里是攀枝花城区最好的幼儿园,曹复容默默站在人群中,额头上有些许皱纹,看起来比45岁的实际年龄要老一些。

  在等待孩子放学的期间,很多接孩子的家长聊起家常,曹复容习惯性地站在一旁。她和大部分家长并不熟悉,也很少主动交流。与其说是不想交流,不如说是担心,怕谈到关于孩子的话题,但这又是无法回避的问题。

  放学时间到,幼儿园大门打开。家长一窝蜂地涌进教室,背的背,抱的抱。4岁的心雨一个箭步跑到曹复容跟前,喊道“妈妈,我要抱抱”。曹复容伸出双臂,将小心雨抱在怀中。面对熟悉的小伙伴,小心雨也会向同学介绍,“这是我妈妈。”

  从学校回家的路,只有10余分钟,要经过多个阶梯,很多时候小心雨要自己走,但每到一个阶梯处,她总会撒娇,“妈妈,你再抱抱我嘛,我脚都走软了。”曹复容既习惯也享受这样的撒娇,她把孩子抱起,听小心雨说“谢谢”,然后回答“不客气”。这些礼貌用语,是她教孩子的。

  4岁的心雨体重28斤,抱着她走数十步阶梯,难免觉得累,但曹复容仍想多抱抱孩子,“世界上最温暖的是妈妈的怀抱,最柔软的是妈妈的心。”曹复容说,她已经失去一个心爱的女儿,不想再失去小心雨这个“女儿”,“想给孩子最好的母爱”。

  在邻居们眼里,小心雨是他们羡慕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:可爱、乖巧、懂事,对人很有礼貌,还有一个疼爱她的“妈妈”。但,这个让人喜欢的孩子,却过早遭受了家庭变故与磨难。

  伤心往事

  女儿女婿不幸相继离世 “我必须把孩子抚养长大”

  “如果女儿女婿还在世,我们可能不会从农村搬到城里。”今年9月,曹复容在幼儿园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方便外孙女读书,“一个月房租500元。”曹复容从柜子里拿出一叠女儿女婿的照片,“这是他们的婚纱照,这是心雨爸爸生病时的照片……”每次翻看这些照片,她的心都会一阵阵刺痛,她曾想烧掉这些照片忘掉伤痛,但又舍不得,“这是最后,最珍贵的记忆。”

  这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。曹复容是攀枝花盐边县箐河傈僳族乡人,与丈夫周昌品都是农民,婚后育有两个女儿。2012年,大女儿周忠洋在攀枝花打工期间,与内江隆昌小伙刘光彬相爱结婚,2013年底生下女儿心雨。刚40岁出头,曹复容就当上了外婆,“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但是一家人过得很幸福。”

  然而,幸福在2015年初戛然而止。2015年1月30日,还有不到20天就是春节,周忠洋打算给一岁零两个月的女儿心雨断母乳,决定去会理县玩几天。一天后,熟睡中的曹复容被电话惊醒,电话里对方称周忠洋出车祸去世了。原来,女儿和朋友乘坐一辆“黑车”,不幸撞上路边护栏,女儿和司机当场身亡,“那车没买保险,司机家里也穷,没有赔付。”

  22岁的女儿离世后,曹复容还未从悲伤中走出来,家庭再次遭遇变故。2016年,女婿刘光彬又查出身患肺癌。2017年春节后,女婿在老家内江的医院治疗,病情恶化。曹复容记得,2月27日晚,女婿给她打来最后一通电话,说想女儿心雨了,“我给他说,周末就带着孩子去内江。”可是,刘光彬没有见到女儿最后一面,便撒手人寰。 “爸爸没医好,他到天上去了。”曹复容想哄过去,但小心雨始终嚷嚷着要看爸爸。“爸爸,你快起来,我们回家,回攀枝花。”看见爸爸躺在棺材中,小心雨伸手去拉。眼前的这一幕,让曹复容失声痛哭。从此,小心雨成了孤儿。

  女儿女婿相继离世,很长一段时间,曹复容整夜整夜睡不着。“我也想过就这么一走了之。”但想到外孙女,“我不能放弃,必须把孩子抚养长大。”

  乱了辈分?

  “外婆,爸爸妈妈都到天上去了,我要喊你妈妈”

  “如果我走了,孩子由谁来抚养?”离世前,女婿曾召集双方父母协商并签订协议,由于心雨的爷爷奶奶年事已高,体弱多病,放弃了孙女的抚养权。曹复容和丈夫周昌品表示愿意抚养外孙女,于是女婿离世后,他们便成为心雨的监护人。

  女儿周忠洋在世时,经常念叨,“要给孩子最好的教育,要上最好的学校。”为完成女儿的遗愿,曹复容举家搬到城里。今年9月,她带着外孙女来到攀枝花市实验幼儿园,希望入学。“孩子户口并不在这边,按规定是不能录取的。”该幼儿园党总支副书记马国志介绍,园方知道孩子的家庭情况后,开辟绿色通道,让小心雨顺利入园就读。

  而隔代角色的转变,也发生在城里。之前,心雨一直叫曹复容外婆,第一次叫她妈妈是在去年9月份。曹复容记得,当时她带心雨到竹福园去游玩,“有两个孩子在花坛耍,给心雨打招呼,还指着旁边两个女子介绍说,这就是她们的妈妈。”而后,心雨也指着她介绍,“我的妈妈在这儿。”那一刻,奇怪、感动、悲伤纷纷涌上曹复容的心头……孩子为何喊她妈妈?曹复容分析,可能是小心雨看见别人都有妈妈,而自己没有妈妈,心里觉得很失落,“小孩都有自尊心,她这样喊也是想证明,你有妈妈,我也有妈妈。”

  今年4月,心雨突然晕过去,曹复容忙将孩子送到攀枝花中心医院检查,“医生说孩子一切正常。”在家里,小心雨突然说,“外婆,我想叫你妈妈。我爸爸妈妈都到天上去了,我要喊你妈妈,喊外公爸爸,可不可以?”曹复容一听眼里泛起泪花,忙说可以,“宝贝,你喜欢怎么喊就怎么喊。”

  消息传出,很多亲友认为这样喊“乱了辈分”,但在曹复容看来,这就是一个称呼,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看法。从此,小心雨一直喊外婆外公“妈妈爸爸”,至今未改口。

  “亲生女儿”

  不能让孩子再缺少“母爱” “女人本弱,为母则强”

  时间一天天过去,曹复容明显感受到,“心雨把我当成了妈妈,我也把心雨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。”

  每天早上6点,曹复容就要早起给小心雨做早餐,还专门买来关于儿童早餐的书籍,每天换着花样做,胡萝卜稀饭、南瓜稀饭、牛奶鸡蛋……

  二女儿周丽在德阳读职校,对母亲的做法很支持,只是觉得母亲太辛苦了。为供4岁的心雨和18岁的周丽上学,曹复容在做保姆,丈夫周昌品则在城里做小工。

  周昌品皮肤黝黑、身材瘦小,没有什么技能,平时只能打点零工。这段时间,他在攀枝花一个工地干活,一天有一百余元工资。交通不便,加之上班早下班晚,他很少回家住。

  每天早上,曹复容将心雨送到幼儿园后,就赶公交去雇主家带孩子、做饭。这份工作是一位朋友给她介绍的,每天80元,做一天算一天钱。雇主知道她的情况,工作相对灵活自由,下午4点就可以下班。

  每天下班后,曹复容就匆匆赶往幼儿园接心雨,回家、做饭、讲故事、读书。自从心雨上幼儿园后,曹复容说起了普通话,现在学校教学都用普通话,“家长也应该说普通话”。不过,她又自嘲说的是“川普”。

  曹复容在心雨身上舍得花钱,但自己穿的都是别人送的旧衣服。她患有多年眼疾,但忙于照顾心雨,根本无暇顾及自己。几天前,幼儿园老师打来电话,说元旦节要搞亲子活动,征求家长意见,是否要和孩子一起表演亲子操。曹复容当即答应,“我要参加,孩子的事情我必须要参加。”她说,不能让心雨再缺少“母爱”。“虽然我从来没有表演过,但为了孩子,我什么都愿意去学。”

  是什么给了曹复容如此动力?她说,女人本弱,为母则强。

  “世上只有妈妈好” 每天上学路上,小心雨都会唱几遍

  在幼儿园老师严老师眼里,小心雨平时很乐观,语言表达能力和行为习惯都很好,而且有绘画天赋。“起初,我们以为她们真的是母女,后来才知道她们是祖孙,大家都很感动。”

  12月18日晚,楼下一家餐馆的老板找到曹复容,说想收养小心雨。“老板说,她的朋友想收养一个孩子,条件很好,对孩子又好,家里别墅就有两三套。”但曹复容想都没想就拒绝了,之前也有很多人想收养心雨,也都被她一一回绝。“我已经失去一个女儿了。”她说。

  攀枝花市实验幼儿园党总支副书记马国志介绍,考虑到小心雨家里的特殊情况,12月5日国际志愿者服务日,学校教职工为孩子进行了爱心募捐。另外,学校针对困难学生,还有救助基金,小心雨每学期可以享受1000元救助。 曹复容老家所在的村,去年也给小心雨申请了孤儿救助基金,每月可以领到民政部门800元孤儿救助基金,发放到孩子18岁。对此,曹复容很感激,很想对这些好心人说声谢谢。但对于未来,她表示压力有些大,虽然她和丈夫现在能挣三四千元工资,但一家人的开销也不小。心雨出生后,女儿女婿生前在攀枝花按揭了一套房子,现在每个月都要还1600元房贷。她也打算办理相关手续,让心雨继承父母的房产。

  最近,心雨喜欢在家里玩橡皮泥,用小手捏小丸。有一次,她捧起一颗颗小丸,对曹复容说,“我捏的都是药丸,如果爸爸妈妈吃了,就不会死了。”孩子的话,又一次让曹复容几近落泪,心雨赶紧拿起纸巾给“妈妈”擦拭。“(我们)没有刻意回避死亡,其实孩子也知道父母已经离世。”曹复容常对孩子说,“爸爸妈妈都到天上去了,他们都很爱你,只是换了个地方爱你。”

  “既是外婆,又是妈妈。”邻居陈明春感动地说,虽然心雨的经历很不幸,但她也是幸福的,“因为她拥有世界上最温柔的爱,那是来自外婆的爱,也是妈妈的爱。”

  “世上只有妈妈好,有妈的孩子像块宝。”这首歌是曹复容教会小心雨的,每天上学放学路上,小心雨都会唱几遍……

  (原标题:外婆, 我想叫你妈妈!外婆坚持抚养成为孤儿的外孙女 答应孩子与她母女相称)

关于CIBN | 关于CRI | 关于本网 | 商务合作 | CRI招聘 | CRI培训 | 广播广告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
地址: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:100040
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:010-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:jchsh@cri.com.cn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

网站运营: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

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©1997-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
国际在线官方微信

国际在线趣新闻

字体大小[ ]



巩义市北山口正新机械厂 豫ICP备05006931号
凉皮机|洗面机|面皮机|粉皮机|米皮机
巩义市北山口正新机械厂 版权所有 手机版 电话:0371-64120203 手机:13103848632 13937197917    技术支持:巩义企业网
联系人:郝正立 厂址:巩义市南山口汽车站西1500米 QQ:1453209304 邮箱:1453209304@qq.com